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雨博客

朝看天外云舒卷 暮闻古寺钟鸣远 凡尘本是南柯梦 京华烟雨一笑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如果人人都是一场折子戏,把最美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,这世间会不会没有那么多遗感,会不会只有动情的演译?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  

2017-10-07 21:51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六、陌路殊途

离开了收留我一夜的大娘,我回到了家中。家里,很冷清,看来昨夜是没人回来过。这种无比冷清的感觉,刺痛着我的泪腺,我再次开始泪如雨下,却静默无声。记得小时候,每次很痛,总是会大声哭泣,然后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就会慌张地跑过来,擦干我泪水,抱我,哄我,逗我笑。现在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展,每次哭泣时再也发不出丁点声音。我偶尔也想打电话给我妈,可是我怕吴明那双轻蔑的眼睛,也怕我妈慌张担心的样子,所以总是作罢。其实哭,是有很多好处的,专家研究发现:人们因情绪压抑时,会产生某些对人体有害的生物活性物质,哭泣时,这些有害的化学成分便会随着泪液排出体外,从而有效地降低了有害物质的浓度,缓解了紧张情绪,其情绪强度一般会降低40%。所以哭后感觉比哭前要好了许多。 

我就是哭累了,才感觉到饥饿的,起身做饭时,天已经很黑了。打开灯,客厅里吴明死人一般躺在沙发上,我叫:“吴明”,他就猛然转过身去,灯光在他身后照出了一大片阴影部分,却始终未听见他发出任何声音。我从暖水瓶到出一杯白水,放在他躺着的沙发前面的茶几上,他冰冷的背影如雕塑一般,并未动弹一下。甚至,我把做好的面条放在茶几上后,让他趁热吃,他也置若未闻。本来很饥饿的我,做好面条,却也没有胃口了,简单吃过几口,再也吞不下去了。茶几上,给吴明放的面条也没动过。

屋外,漆黑一片。关上卧室的灯,我在黑暗中百般悔恨,为啥那说那句:你们都不愿爸妈住你们家,那爸妈住我我家好了。吴明是爸妈的孩子,本来就有义务赡养老人,他这么善待老人,肯定是对的,我为啥还要冒失说出那些伤哥姐和弟妹他们的话。再说,他们也说得很有道理,他们都很忙。我为啥这么不懂事,这么不孝顺呢?……

一夜的辗转反侧,是我几十年来的初次失眠。天亮,我起来做了绿豆粥,很愧疚地叫吴明起来吃饭,他瞪着愤怒的眼睛,对我大吼到:“你这下满意了,我姐说不需要你照顾,他们从此养爸妈。你这个自私的女人,我真是瞎眼了。把工资卡给我,你不配!”听了吴明的话,我脸红了,悔恨的泪水就像七月里倾盆的大雨,肆意汹涌。我觉得我实在不配为人妇,上不孝敬父母不善待兄弟姊妹,下不为子女作表率,不但不为自己的丈夫分忧解难,把他陷入不忠不孝、不仁不义的艰难境界,我这种女人实在特可恨,哪个男人娶到我都是倒霉的。吴明的工资卡在我手中保管了四个月后,我诚惶诚恐地把卡都递还给他。

从乡下回来,吴明对我一直就开始不再看我一眼,也几乎不说一句话。8岁的儿子吴依也开始对我爱理不理的,他爷爷奶奶和姑姑伯伯都告诉他:我是个不孝顺的女人,不配叫妈。他一改以往在家的活奔乱跳,开始沉默起来。对于儿子,我一直很愧疚,因为工作忙,没空照顾,所以从幼稚园大班开始,除了周末和大假,他就一直寄宿学校,甚至有时开家长会,也是我爸妈代劳。家里,除了孩子回家后简单的对话和电视机的声音,就再没人说一句话。我成天陷入我限的悔恨中,日久的忧伤过度,让不到35岁的我脸上长满黄褐斑,眼袋深得比50岁的女人还过分。很多时候,邻居大妈拉着我手问:“你们老是不在家吧!这段时间我几乎听不见你们家里一点动静。”我脸红着回答;“我们有时回家晚。”

因为长时间不带孩子看望我父母,我妈在我下班的某天中午,在单位大门口拉住了我。两个月不见,我妈一见我,心疼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。回到那个养大我的家里,我一五一十地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爸妈后和弟弟小伟、弟媳税花,我妈有些生气:“小雨,你真做错了,无论是谁的父母老了,都应该接过来好好孝敬,你看你爷爷奶奶一直不是我们独自养老送终的么。”我爸看了我妈一眼,有些不满地说“女儿只是说话太直接了,又不是不要吴明父母,你瞧她这段时间内疚得啥样,都差点出事了,还说这些。”我弟弟满脸心疼,却几次欲言又止。弟妹叹了口气,说,“我觉得这事姐到没错,姐夫的兄弟姊妹本来谁都不愿让把父母迎接进门,只有姐姐和姐夫才是真心要伺候伯父伯母的,姐姐只不过把点穿了而已。”我妈愤愤地看了我弟妹一眼说:“谁说他们不养父母,吴明姐姐不是接去养了么。我跟你爸也逐渐老了,如果你们这样子,我们还指望谁养?”

我吓得面色死灰,弟妹也不敢说话。我弟拉着我妈手,挤眉弄眼地说:“你们谁愿意不养,你们两工资那么高,又节约,啥事都帮子女干,谁养你你还倒贴钱到出力。可是姐夫的父母就不一样了,都是地道的农民,从来不愿吃苦多找点赚钱的事做,家里连个木质衣柜也买不起,花钱却比你们都大方,又有病,除了姐夫忠厚老实,姐姐也不开窍,谁愿意接两个累赘回去?我敢说,要不了半年,肯定会把伯父伯母送到姐姐家。”我爸皱了皱眉头,我妈也皱了皱眉说:“小伟,不要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。不过小雨,你得记住,你命是我跟你爸给的,你任何时候都不准有任何轻身的念头,如果那天不是江边那好心的老姐姐领你回她家,我们现在已经见不到你了,你这个不孝女!”我弟满眼凶光,说:“真出了那种事,我一定要杀了吴明。”听了他们的话,我眼泪流出了,我有史以来如此深刻地感到着血浓于水的心痛,也为自己冲动的轻身念头羞愧不已,我知道自己,从此以后会轻视我的生命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