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雨博客

朝看天外云舒卷 暮闻古寺钟鸣远 凡尘本是南柯梦 京华烟雨一笑谈

 
 
 
 
 
 

 其他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如果人人都是一场折子戏,把最美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,这世间会不会没有那么多遗感,会不会只有动情的演译?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在线读报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收藏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新华字典 康熙字典 成语字典 英汉字典 中华藏头诗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网易新闻资讯

 
 
 
 
新闻标题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
留言板公告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村庄,一个人的月光(原创)

2010-5-11 23:07:35 阅读921 评论180 112010/05 May11

临江小路,阡陌相通,尽头是那些错落的农家小院。三两个庄汉,在月光中,急急前行,朝向各不尽同依稀亮灯的房舍。

一只狗,叫声中带着欢快。一个女人,喝叱着狗,忙忙归家的男人嗔怒地远远叫着狗的名字。一群狗,开始狂吠时,庄汉们早无痕,小路空荡延伸,月如水。

这是一个环水的村庄,小到用目光一扫就能丈量范围,谁家的腊肉香味四处飘荡,什么颜面的孩子委屈的哭闹声远远传到青黛的山外。村庄之上,满天浮云簇拥的月华,似母亲,柔情四溢于整个村庄,怜爱地等村庄任性喧闹,又复归沉默。

始终静立月光下的,除了我,还有蜀国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里大片大片等待收割的油菜地、麦地。被月光披上银光的土地和我,在月光里消融。直到蛙声突起,虫声辉映,江岸开始沸腾。

其实我,临江而立,村庄在我眼里。那只青蛙,扑通一声跳进水里,没惊起鸥鹭,却砸翻我的沉思,掀起水中的波纹。月光开始在水中扩散,粼粼的影子朦胧了缓缓而去的江水。

痴望江水,很想纵身一跃,跟浪花相拥,沐浴在月光的清辉里,不再醒来。前尘往事,悉数沉入水底。

……

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掠过,再次惊醒我的遐思,来不及看清它是猫头鹰还是蝙蝠抑或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鸟儿?只是恍然之间有些鬼魅的阴冷传来,身旁沉默的柳树,在五月的夜中开始晃动成莫名奇妙的影子,风从远处来。

风起,冷气入骨,夜已深。蛙鸣远了,村庄睡了,月亮依旧柔柔撒着那层薄薄的银辉。我,一个人,站在月光里,看月入水中。

(友情提示,此文已被其他报刊采用,请勿转载。)

作者  | 2010-5-11 23:07:35 | 阅读(921) |评论(18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寒风中的叶子(原创)

2009-12-28 20:50:43 阅读643 评论105 282009/12 Dec28

此文谨献:事业遭遇灰色但泰然处之的朋友王灿

当街灯目送你走出它的视线时,你打开自行车微弱的灯,照耀你愈走愈远的行程。

其实,你已到达荒野。荒野很静,静得除了心跳就是寒冷碰撞的疼痛声。你愤懑,但拓荒的脚步已不能停下了。

此刻,已是北方的初冬。风慢慢地用凄凉圈围时,你的触觉说这是此生中最冷的时刻。

你仍旧前行,那两轮的瘦驴陪你。四周,黑暗把你隔成孤身。前路渺远至望不到尽头,负重的你很累,你想休憩——那种永恒的沉睡。

无意间,车灯星点的光斑驳于身旁沉默的行道树,树间有最后的叶子努力坚持飘扬着,尽管寒风黯然去它曾经的辉煌生机。

权衡叶子美丽而泰然坚持的一生,你停滞的血液沸腾搏击迷茫的灵魂,两行清泪,滑落到曾经被光环笼罩的脸庞,又坠落至这片默默养育你的沃土,最后在刹那烟消云散。

“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展云舒”远古浑厚的声音激昂回荡在这黑暗的荒野。

你知道,黎明的曙光已悄然穿透夜的黑。

(友情提示,此文已被其他报刊采用,请勿转载。)

作者  | 2009-12-28 20:50:43 | 阅读(643) |评论(105) | 阅读全文>>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

2017-10-7 21:52:11 阅读90 评论0 72017/10 Oct7

(七)公公婆婆初到我家

新的一年,因为换了新上司,我岗位有了变化,变化的直接结果是工作上有做不完的事,每天下班后,我感觉身心疲惫。幸运的是,儿子好像渐渐忘了那事,也跟我恢复到以前的亲密无间。每天晚上迈着急切的步子回家,还没看见儿子,就先看见了吴明那张冷漠的脸,我满心欢喜的心就开始生疼生疼的。我曾经试图去跟吴明说话,可每次,他要么就不吭声,要么就用简短几个字回来,就算回答,声音也仿佛刚从冰箱的冷冻室出来,冷嗖嗖的气息直浸透我身体所有的感官,冷得我的眼泪也开始结冰,只剩心无助的抽搐。与此同时,他叫儿子跟我睡一起,自己则搬进儿子的卧室独睡。每逢周末,他总是一大早就出门,不到深夜12点,绝不醉醺醺地回来,我不敢抱怨,怕他更瞧不起我。好在我妈给我买的房子除了客厅和3个卧室,还有小书房,所以,我还有躲藏的地方可以偷偷疗伤。我没把这些不开心的事再告诉我爸妈和弟弟,怕他们担心找吴明理论,怕他们为我伤心。因为白天太忙,晚上回家也要照顾孩子,收拾家务,再加上我是个遇上什么事都能睡得着的主,所以日子过得也不再像刚开始的度日如年。

距离那次争吵刚两个月的周末,吴明开始跟我第一次主动说话:“姐姐和爸妈呆会儿要过来,你在家里等着。”为了弥补上次我说话的刻薄,我特意去买了很多菜在厨房里忙碌着。终于,近12点时,门铃响了,婆婆一看我打开门,很不高兴地说:“不是说我们要来么,你为啥不下楼来接我们。”我急忙惶恐解释,说,“我不知道你们啥时到,所以没去。”

吴明在姐姐吴菊他们来后,也很快回家了。我先摆出凉菜和炖菜让他们喝酒,然后开始现炒热菜,每次端菜上桌时,我都能听见姐夫刁

作者  | 2017-10-7 21:52:11 | 阅读(9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

2017-10-7 21:51:31 阅读94 评论0 72017/10 Oct7

六、陌路殊途

离开了收留我一夜的大娘,我回到了家中。家里,很冷清,看来昨夜是没人回来过。这种无比冷清的感觉,刺痛着我的泪腺,我再次开始泪如雨下,却静默无声。记得小时候,每次很痛,总是会大声哭泣,然后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就会慌张地跑过来,擦干我泪水,抱我,哄我,逗我笑。现在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展,每次哭泣时再也发不出丁点声音。我偶尔也想打电话给我妈,可是我怕吴明那双轻蔑的眼睛,也怕我妈慌张担心的样子,所以总是作罢。其实哭,是有很多好处的,专家研究发现:人们因情绪压抑时,会产生某些对人体有害的生物活性物质,哭泣时,这些有害的化学成分便会随着泪液排出体外,从而有效地降低了有害物质的浓度,缓解了紧张情绪,其情绪强度一般会降低40%。所以哭后感觉比哭前要好了许多。

我就是哭累了,才感觉到饥饿的,起身做饭时,天已经很黑了。打开灯,客厅里吴明死人一般躺在沙发上,我叫:“吴明”,他就猛然转过身去,灯光在他身后照出了一大片阴影部分,却始终未听见他发出任何声音。我从暖水瓶到出一杯白水,放在他躺着的沙发前面的茶几上,他冰冷的背影如雕塑一般,并未动弹一下。甚至,我把做好的面条放在茶几上后,让他趁热吃,他也置若未闻。本来很饥饿的我,做好面条,却也没有胃口了,简单吃过几口,再也吞不下去了。茶几上,给吴明放的面条也没动过。

屋外,漆黑一片。关上卧室的灯,我在黑暗中百般悔恨,为啥那说那句:你们都不愿爸妈住你们家,那爸妈住我我家好了。吴明是爸妈的孩子,本来就有义务赡养老人,他这么善待老人,肯定是对的,我为啥还要冒失说出那些伤哥姐和弟妹他们的话。再说,他们也说得很有道理,他们都很忙。我为啥这么不懂事,这么不孝顺呢?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10-7 21:51:31 | 阅读(9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

2017-10-7 21:51:11 阅读80 评论0 72017/10 Oct7

五、你这个不懂事不孝顺的女人

五弟说完,大家都一致望着我老公吴明。我想,就算排轮子表态,也该他了。只是我不知道他会说什么? 我不知道还想了些什么,只听见他忽然高声说:“爸妈养大我们每个子女,我们都该好好孝敬,只要爸妈愿意住我家,我和小雨绝对会好好照顾他们二老。”

坐在我身边的林梅很亲热的拉着我手说:“四嫂,爸妈住你们家,我们就放心了,你放心,有空我会叫光宗回来看爸妈的。”

“嗯,住老四家好,老四最懂事,四弟媳妇也贤惠。”大哥也给了我和吴明有史以来的首次夸赞。

姐夫刁智的声音也传过来:“吴菊,看见没,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养儿能防老。”

三姐更是语气肯定:“哪儿都是养儿防老,有儿子不该儿子养,该谁养?”

听到被我叫着兄弟或者姐妹的人,他们都在滔滔不绝地说什么?我脑子开始一片茫然,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我不知道哪儿不对劲。更不知道自己会站起身来脱口就说:“你们都不愿爸妈住你们家,那爸妈住我我家好了。”

还没等我坐下来,三姐马上站起来,指着我鼻子说:“你说谁不愿意养父母了,我是嫁出去的女,怕爸妈住外我们家,街坊邻居笑话你们,平时爸妈有个老热病痛啥,难道我没来看过,照顾过?”

“小雨,你那样说我们就不对了,这里有大哥,五弟在,他们都是有头面的人,你这样说我和吴梅没关系,你连大哥和五弟一起埋怨,传出去不是让他们丢脸么?”姐姐的质问声传到我耳边时,跟三姐的声音之间间隔不到一秒钟。

“是啊,四嫂,你那样想是不对的,我们几个兄弟姐妹,谁不愿意爸妈住我们家了?你那样的话要是传出去,让我们怎么想?”五弟的声音一如既往,从不忽高忽低,平静得跟轻风吹过的水面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7 21:51:11 | 阅读(8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

2017-10-7 21:50:06 阅读74 评论0 72017/10 Oct7

四、  我们都很忙

十多个成年人围坐一起,忽然的沉默让我感觉分外的不自然,屋外,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我不自主地四处张望,发现这些被我称呼为哥哥姐姐、弟弟妹妹的亲人们,不约而同地都有些严肃,仿佛再酝酿着什么?无意跟大哥对视时,却发现他的目光正朝向老公和我,脸上隐约出现了一丝笑意。我有了刹那的惊异,却不知道该问点什么?

终于,在漫长的沉默中,大哥开口了,说:“孝敬老人,是我们子女必须的义务,老人是宝啊,尤其我爸妈,脾气温和,勤劳善良,我真想让他们跟我们在一起,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。只是,你们都知道,我成天走村串户的,下班时间很少有个准点,不要说照顾老人,就是我的一日三餐常常是敷衍了事,你们嫂子天天抱怨,上班压力大,又要照顾孩子,还要干全部家务活,也要操心我,她简直是心力交瘁。”

衣着讲究的大嫂胡丽华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哥,说:“你还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我辛苦。爸妈每次来我们家,你几乎都是忙得三更半夜才回家,有时甚至是醉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,连陪爸妈逛逛公园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大嫂,说:“是啊,我家老大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忙工作。”

大嫂轻蔑地看了一眼大哥,声音忽然高了几度,说:“他工作忙,我就不忙?”大嫂是双江中学特级教师、年级组长,也是很多家长心目中公认教得好的老师,所以,节假日常有一些孩子在她们家补课。大哥常在我们面前自豪地宣传:“你们嫂子教过几届区长的儿子,教过很多个局长主任的儿子女儿。”我也私下里听说就连大哥乡长的位置,也是大嫂以老师的名义向某届区长争取来的。在那事上,听说大嫂牺牲很多节假日孜

作者  | 2017-10-7 21:50:06 | 阅读(7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黎明和白天

2017-6-30 9:25:12 阅读89 评论8 302017/06 June30

梦总在黎明时分穿过我荒芜的沙丘

带着死亡的讯息

我开始在黎明时分挣扎惊醒

醒来的时候

都在白天

这样的白天

往往有一束强烈的灯光

穿刺我惊惶的双眼

然后我清醒地等到太阳

一点点穿透窗户

作者  | 2017-6-30 9:25:12 | 阅读(89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风吹过的夏天

2017-6-26 17:41:50 阅读110 评论14 262017/06 June26

风在翻开书页

风在拨弄窗帘

风在追逐青鸟

风,

还轻拂你青丝的凌乱

这个夏天

除了间歇的雷雨

还有风在游走

站在风中

等一场久违的大雨

让雨淹没你燥热的心

你就有秋的凉意

作者  | 2017-6-26 17:41:50 | 阅读(110) |评论(14) | 阅读全文>>

神奇的九寨

2015-8-29 21:32:51 阅读319 评论12 292015/08 Aug29

九寨沟之美,除了云彩如轻薄的白丝带,高远天空蓝得宛如遥望到的大海深处,夜间特别多特别明亮的繁星点点,最为与众不同的神奇是那些奇异山水。

你无法想象,树木、灌丛和清泉可以相互穿梭,互相依托,绵延数十公里,形成奇特的树正群海;你无法想象,芦苇和清泉形成的芦苇海,在八月的风中,在金色的阳光下,集曼妙和娇媚一体,斑斓着海子的清澈淋漓;你无法想象,熊猫海,除了熊猫喜欢在此饮水外,在冬天结冰,它就是一只黑白分明的熊猫;你无法想象,静海就是一池清朗的水,就连清风和阳光,也不会让它跳跃涌动;你无法想象,变换莫测的犀牛海中隐约有犀牛的影子,天鹅海就是一只美丽天鹅,箭竹海的细细箭竹60年一开花、而花开则竹死,普通的长海也宛如天山的天池,上季节海和下季节海随季节变换而出现或者消失,原始森林中植被种类繁多,树木千姿百态、高山花儿娇小靓丽……  

然而,最无法想象的是五花海和五彩池,一个小小海子中, 那些钙化的石头,把水变成了白色、蓝色、绿色、褐色、黄色等等各种绚丽多彩的颜色,让我感觉不是在看水,而是在欣赏画家笔下多彩的画卷。那么多的颜色,却掩饰不了水中那些横竖不一的枯树,每每单独看树,仿佛那些树只是躺在洁净的空气下,如是拍成照片,那些水透明得通通不见了。水中偶尔游过的一尾冷水鱼,都因水太洁净了,而瘦小得似小虾。

无法想象的,还有九寨沟的三大瀑布,树正瀑布,诺日朗瀑布,珍珠滩瀑布。这些瀑布,或雄浑或旖旎,或宽或窄,或从树丛穿过,或直接从上面海子的下游奔涌而来。有的落下如轻风,不带声色;有的如暴风雨中的山洪,激扬高昂声很远就能听见;有

作者  | 2015-8-29 21:32:51 | 阅读(319) |评论(12) | 阅读全文>>

学会长大

2015-1-27 15:53:44 阅读357 评论22 272015/01 Jan27

天冷了

从衣橱里取出冬衣

自己穿上

不要站在寒风中

等待有人给点温暖

寂寞 了

在沙滩上写出想念的名字

让流水卷走

不要站在雨中

随便说出来

受伤了

找些酒精和绷带

自己换上

不要捂住流血的地方

等待有人救治

如果

我是说如果

冷了有人给出温暖

寂寞了有人分担

空间不会隔远距离

时间不会淡化美感

我宁愿不长大

永远  给点阳光

就开始灿烂

作者  | 2015-1-27 15:53:44 | 阅读(357) |评论(22) | 阅读全文>>

有一种声音

2015-1-16 23:34:18 阅读368 评论4 162015/01 Jan16

听说

中原向南

有梦中生长的花朵

不胜凉风的娇羞

有人

在落虹的雨中

把刹那 等待成 永恒

听说

桃花刚落

有人

就死得过于荒唐

缘来花开

缘去花落

听说

曾经那么坚信的

那么执着的

其实什么都没有

什么都不是

没有不被伤痛的地方可以躲藏

却还一直傻傻期待

听说

每一滴眼泪都温暖诸佛

为何

我们总在自己数不清的眼泪中

伤痛得发不出声音

作者  | 2015-1-16 23:34:18 | 阅读(368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暮冬,去哈尔滨

2015-1-16 23:33:00 阅读301 评论14 162015/01 Jan16

暮冬

苍茫得没有血色

飘动的白雪

只是她呼吸的一种形式 

谁?

在白色里涂抹着深浅的脚印

伸向远方的远处

暮冬

风是冷的,雨是冷的

就连雪花也是人脸上的泪水

远方的远处

除了杂草的荒芜 

还有死去的黑夜

暮冬

去哈尔滨吧

冰凉都被雕刻出各种美丽

朦胧着霓虹的相互辉映

成就一种冬天的艺术

孤单的脚步

走向远方的远处

也有春天

作者  | 2015-1-16 23:33:00 | 阅读(301) |评论(14) | 阅读全文>>

冬夜,听雪

2015-1-12 22:59:33 阅读313 评论4 122015/01 Jan12

那些风吹开的花朵

通通藏在夜色里

流星雨开始光顾城市

谁在拈花守住长夜

聆听

在尘世静得没有心跳的时候

雪花从中原以北

踩着冷空气的节奏

舞动春江花月夜

佛主端坐莲台

轻拈菩提

浅笑 一花一世界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叶一凋零

作者  | 2015-1-12 22:59:33 | 阅读(313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一场大雨

2015-1-12 21:55:16 阅读252 评论4 122015/01 Jan12

这样的夜晚,静静躺在床上,忽然有莫名的感伤,那些在指缝中逝去的光阴,那些在流年里去了的过客,就这么莫名地伴随着淡淡的轻愁,交织成理不清剪还乱的画面,在农历6月中旬诡异的闪电中,变得张牙舞爪般狰狞。

闪电过后,总有雷声,这些雷声,仿佛就来源于窗前,来自于内心深处。总是特别响亮,响亮到让人禁不住想掩住耳朵,想浑身瑟缩着躲在某个可以遮掩的地方,以掩饰内心的空虚和害怕。窗外除了些许灯光和闪电,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,那些黑暗好像让人置身在海底3000米的某个地方,也像被闷在一个不着边际的厚重黑幕里,偏偏这样的黑暗中,还冷不丁夹杂一些震耳欲聋的雷声,倍增着夜的恐怖惊悚。

我喜欢一个人在熟悉或者陌生的地方,静静呆着,胡思乱想,更多的是打游戏、看电影、看小说和八卦。这个夜晚我也是这样随意安排的,只是窗外不时传来霹雳闪电,让我原本静若止水的心,变得莫名焦躁和惶恐。我知道,这是一场大雨来临的前兆。我关上所有的窗,在这贫民区的蜗居中,徒然等候。其实,跟我一同等候的,除了惊雷和闪电,还有呜呜咽咽的风,一次次捶打着我的窗棂,企图从一个个小缝隙中,钻进我蜗居里,不带声色地鼓捣着可以让它泄愤的物件,最后在大雨的敲打中安静下来。

 我无力地看着这一切,也百无聊赖地猜测着大风、大雷、大闪电中可能发生的罪恶,试图解读它们的语言。虽然这些想法荒诞,甚至带着肮脏,可我始终相信,即使在阳光下,也不断发生着各种罪恶的事情,何况,在这样的黑夜掩盖中,罪恶更是层出不穷。

这闷热的夏日夜晚,有了大雨之前的风,燥热已经慢慢退缩,丝丝的清凉让沉溺于浮躁中的人们逐步安宁下来。大雨终于刷刷来了。

作者  | 2015-1-12 21:55:16 | 阅读(252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深夜胡侃

2014-11-16 21:21:26 阅读343 评论12 162014/11 Nov16

总是在这样的深夜,听着忧伤无奈的歌曲,放飞思绪,夜色茫茫,心也茫茫。

世界那么远,过客那么多,深夜,该记得什么,该遗忘什么?为什么,明明什么都不记得,眼中却有珠泪翻涌。

世间事那么多,功名漫天飞,付出了多少,又得到了什么?为什么,明知都是身外之物,却总是患得患失。

谁说,文人是敏感而容易愤懑的?我不是文人,为什么也敏感呢?也许是印证那句:愚蠢的人,不懂得如何去找寻幸福吧!生就是一粒沙砾,如何能奢求成为一颗金子。满世界都是沙子,金子却屈指可数。明知如此,愚笨的我,还是成天胡思乱想,却在俗世红尘一味悲哀。

都说,如果当官,得懂厚黑学。如是商人,得现实,谙熟人情世故。如是名人,得在行业之最,诸如可以凭真本事力压群雄,也可以用旁门左道浪得虚名。无论是哪种方式的成功,至少可以证明一点,他哪方面技高一筹。尤其是在这处处都是特色的国度,不懂规则,咋能修道成仙?

明知规则的重要性,我依旧我行我素,即使碰得头破血流,也不思悔改。那些一味坚持的东西,诸如不欺软怕硬,不阿谀奉承,不阳奉阴违,不见风使舵等等,坚持的时候也许自傲维系了骨子的尊严,坚持的时候能无怨无悔,可私下里,看见那些在规则里混得如鱼得水的人,免不了叹息。也许生活原本就是要外圆内方,张弛有度,能屈能伸,才能不为杯水车薪弄得节衣缩食。

道理那么浅显易懂,我还是执迷不悟,原来,我始终在悲哀地坚持着骨子那点东西,然后原地踏步。

作者  | 2014-11-16 21:21:26 | 阅读(343) |评论(12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