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雨博客

朝看天外云舒卷 暮闻古寺钟鸣远 凡尘本是南柯梦 京华烟雨一笑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如果人人都是一场折子戏,把最美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,这世间会不会没有那么多遗感,会不会只有动情的演译?

原来你一直离我很近  

2017-10-07 21:50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四、  我们都很忙

十多个成年人围坐一起,忽然的沉默让我感觉分外的不自然,屋外,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我不自主地四处张望,发现这些被我称呼为哥哥姐姐、弟弟妹妹的亲人们,不约而同地都有些严肃,仿佛再酝酿着什么?无意跟大哥对视时,却发现他的目光正朝向老公和我,脸上隐约出现了一丝笑意。我有了刹那的惊异,却不知道该问点什么?

终于,在漫长的沉默中,大哥开口了,说:“孝敬老人,是我们子女必须的义务,老人是宝啊,尤其我爸妈,脾气温和,勤劳善良,我真想让他们跟我们在一起,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。只是,你们都知道,我成天走村串户的,下班时间很少有个准点,不要说照顾老人,就是我的一日三餐常常是敷衍了事,你们嫂子天天抱怨,上班压力大,又要照顾孩子,还要干全部家务活,也要操心我,她简直是心力交瘁。”

衣着讲究的大嫂胡丽华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哥,说:“你还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我辛苦。爸妈每次来我们家,你几乎都是忙得三更半夜才回家,有时甚至是醉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,连陪爸妈逛逛公园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大嫂,说:“是啊,我家老大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忙工作。”

大嫂轻蔑地看了一眼大哥,声音忽然高了几度,说:“他工作忙,我就不忙?”大嫂是双江中学特级教师、年级组长,也是很多家长心目中公认教得好的老师,所以,节假日常有一些孩子在她们家补课。大哥常在我们面前自豪地宣传:“你们嫂子教过几届区长的儿子,教过很多个局长主任的儿子女儿。”我也私下里听说就连大哥乡长的位置,也是大嫂以老师的名义向某届区长争取来的。在那事上,听说大嫂牺牲很多节假日孜孜不倦地辅导区长儿子,成天督促其自身努力,最后使得他考上国内排列靠前的一所著名大学。事后,那区长给高兴得在大哥面前说了很好几次:值得。

一听见大嫂这样说,大哥有了一丝紧张神色,声音一带着些急促,说:“我知道你忙,这些年辛苦你了,我刚才不是都说了嘛。我是说我们都忙,实在没办法照顾爸妈。”

大哥话音刚落,大嫂马上开口说:“是啊,爸妈,你们是知道的,我们平时都忙,说真心话,我最欢迎您们来,只是我们工作压力大,无法每天好好照顾您们。不过您们放心,不论在哪家住,该我们出的那份,我一定不会少。有空,我们也经常回来看您们二老,好好孝敬您们。”

大哥大嫂很忙,我时候听见公公婆婆说过,他们从乡下背上一背篓时鲜土特产去城里,往往连见他们一面也难,一般都把东西他们家租户那里,等他们自己回家时去取。他们的忙,让公公婆婆很少心疼,常在我们面前感叹。

公公满是褶皱脸上,那一丝丝赞同的微笑,在火光中跳跃得有些凄凉。我不忍再看下去,转身去柴房又抱了些青冈木块,慢慢放进大木盆里,木盆里慢慢燃烧起熊熊火焰,忽然,一段燃烧着的青冈木中间有个裂口,火星开始朝着四面八方飞过来,又在我们面前慢慢坠落,有烟花落地的寂寞。

姐姐看了我一眼,有些生气,仿佛在怪我加木块时把火星子弄得飞出来了,声音有些愤愤地说:“要说忙,我家才忙,天天忙着做生意,经常连饭都不能按时吃,还要照顾刁智他爸。”

姐夫带着嘲弄的目光看了一眼姐姐。说:“都说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你不该照顾我爸该照顾谁?……”

姐夫话没完,三姐就接过来,说:“我们镇里有个女儿把父母接过养,天天被邻居戳脊梁骨骂没生出个好儿子,连父母都养不活。现在我们那带知道的都瞧不起她家。”

五弟莫名地咳嗽了一下,清理嗓子后插话说:“每个子女都是父母所生养的,按说都有义务,只是我现在压力实在大,天天都在想如何多找些空余时间,拼命多挣钱,说来惭愧,你们都在小康了,我还在为填饱肚子奔波。”

五弟是这家子中读书最有出息的,考的是排列国内前4、5名的大学,还未毕业就以在校生的资格考取了省商业银行,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结婚。五弟媳妇是五弟高中时的同学林梅,家也是农村的,她父母只是种了几亩薄地,养了些猪鸡啥的,却要养大林梅他们姐弟妹三人,日子自然过得拮据。五弟参加工作不到二年,就在省城一环路买了160平米豪宅,在第三年有了儿子。往日里,他老是给我们诉苦说:挣点钱,除了养孩子和房贷,就没多少剩余了,平时还有接济林梅的弟妹和父母,弄得连自己连吃饭都很紧巴。

我们都清楚五弟的情况,他话一说完,我们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。公公婆婆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的小儿子,怜爱的目光里,除了一直以来的疼爱,还有些无奈的悲哀。中央的火盆,火焰不知什么时候,悄悄暗淡下去很多,漆黑的夜晚,渐渐地来了寒气,从后背紧紧包围着我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